上海侦探公司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侦探案例

上海老板龙种案

     她修复了处女膜,抱养了一个孩子,说这是台湾老板的“龙种”……

  一个黄昏,一位雍容华贵的太太闯进了办公室。她丈夫与她结婚后,继承了她的家业。由于这位阔太太不会生孩子,这成了老公的多年的心头之疼。在上海时,一位漂亮的湖南打工妹走进了他的生活,并有了他的孩子。

  按照那位太太提供的线索,我不用5天就找到了这位打工妹。她正带着孩子在湖南东北部某县城非常幸福地生活着。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。

  调查很顺利,那位太太给我的任务就是找到这娘儿俩。可事情并不简单,通过多次观察,我发现丁兰每天黄昏去幼儿园接她儿子时,门口总会出现一个神秘的农妇死死地盯着孩子。

  这个农妇到底是谁?与丁岚到底有什么关系?这其中到底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?终于有一天,那位农妇清清楚楚对着丁岚的孩子叫了一声:“儿呀——”

  这时,丁岚出现了。那农妇哭着说:“他是我儿,他是我儿……我还你钱,你把儿子还给我……”农妇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递在丁岚面前。那是一万元。

  故事是从丁岚上海打工开始的。丁岚用她的年轻、美貌与智慧让林纬很快就喜欢上了她。林纬告诉她自己结了婚,但太太没有生育能力。自己是三代单传,希望丁岚帮他生个小孩,让他延续香火……

  起初丁岚觉得是一种莫大的耻辱。拒绝了他。过了几天,丁岚把一摞报表送到总经理办公室,当她放下报表正欲转身出去,她的手被林纬抓住了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在家里开一个生日Party,我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食品,还有鲜花和美酒。我只请了一个客人,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……”“你能来吗?”丁一岚点了点头。

  当天下午,她走进了上海一家医院的“处女膜修复专科”。进门的时候,她一脸坦然“我想给男人造一个真实的假相。”

  紧下来,一切都是顺理成章,一切都是按照她既定的目标圆满完成。当林纬见到那方白巾上的“血梅花”时,他哭了……她知道,这哭声和泪水是绝对真实的。

  终于有一天上午,她还没有起床,门铃响了起来。她看见一位雍容华贵,浓妆艳抹的胖妇人的脸。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:林纬的太太找上门来了。

  丁岚知道这里住不下去了,收拾好自己的行李,离开了这个她住了一个月的“家”。终于,分别几天的林纬与丁岚在一家小咖啡馆里又相见了:“我有两周没来例假了,可能怀上了……我想把孩子生下来。我想回家乡去生……”

  回家后,两人经常热线联系。丁岚一手握着听筒,另一只手却抚摸着肚子,丝毫不显犹豫,从容而平静地说:“不管是男是女,反正我要把他(她)带大,我也需要孩子。有了孩子,我才不会孤独。孩子出生时,你一定要来——无论再忙,无论你太太从中如何作梗也要来。我想让孩子出生后睁开眼睛能够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……”

  她说这番话时,自己都很吃惊:她居然能把谎言编得这样圆,语气从容镇定。

  她已经委托同学李阳在她老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家找到了一个明年4月临产的妇女。付了5000元订金,在明年4月小孩生下来后,丁岚还得向周家付5000元抱养费。一切都按照既定的目标进行着。

  2004年4月23日,周家终于生下一男孩,他的亲生母亲还没来得及看清孩子的模样,便被李阳抱走了。

  不知林纬使的什么分身术,从2003年11月至2007年4月,他像一只“黑蝙蝠”穿梭在香港与四川的两个家庭之间,而他的上海太太丝毫没有察觉。他每月按时汇给丁岚母子8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,他还给孩子添制了钢琴和许多高级玩具,他甚至在百忙之中,每天抽时间在电话里给孩子讲故事。

  但林纬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向林纬“告密”的人正是小阿贝。有一天“儿子”歪着头冲他说:“爸爸,我有两个妈妈……一个在城里,一个在乡下。”儿子脱口而出。“乡下的妈妈生下我,城里的妈妈养的我。”

  林纬按照“儿子”提供的线索,仅一天功夫就把事情搞了个水落石出。他突然觉得丁岚这个女孩太不简单。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后,他当了4年多“龟孙子”,替别人养了4年多的“儿子”——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傻瓜。

  林纬发疯般地质问:“他从哪里来的,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

  美丽的丁岚像一头发狂的母狮子:“我算什么呀?是你的情妇?是你的小蜜?是你的包养的金丝鸟?这四五年我过的是什么痛苦日子,我不能追求我的爱情,不能追求我的幸福,让你这个瘦老头长期霸占。这样人不人、鬼不鬼的生活我早就腻了……。这世界也怪,女人坏男人也坏,似乎你骗我,我骗你,这人间才能维持平衡……。”

  “你也是骗子!你要我的青春,要我的美丽,让我夜夜去满足你的淫欲。还让我给你生私生子,让你延续香火,我算什么?工具而已!”

  说着,丁岚冲出卧房,拿着一张纸再次来到林纬面前时,那张纸是丁一岚的处女膜修复手术单。

  “想不到吧,我们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大骗局!”丁岚笑了。

  只有小阿贝茫然地看着这一切,黑亮亮的眼睛看不清这世上的荒唐与怪诞。

  这个故事的结局大家可想而知。在林纬走后的第二天,丁岚领着小阿贝去了乡下把孩子还给了农妇,并把所有的钱和值钱的东西一并交给她,农妇不收。丁岚凄凄地笑了笑:“让孩子好好读书吧。”



上一篇: 怀疑老婆 调查还真相

下一篇: 信义侦探帮客户找前女友下落